才女为何需要凄凉短命

期刊模型 167浏览 60评论 来源:www68sunbetcom
才女为何需要凄凉短命

我盘算订一份报纸,当报纸被堆在门外三天,希望好心的邻居,会通知委託过的友人,拿着我家钥匙来开门查看;免致摊太久,令邻居们不好受。甚至,听说太腐烂时,殡仪馆也不肯办。当然,如能死在医院,我也盘算学老友陈振华,签署送为研究对象,以我逾四十年烟龄和大半生日睡夜醒来说,的确可堪找到反教材标本。如有幸或不幸,碰巧仍或有带着男性艳色眼镜的老国手,说:「呢条係才女喎,曾拍写真!」将更添太平间的兴味……希望,他们不似林过云啦。


近两三年,死去的朋友、名人太多,有幸亦有不幸,像更早前张爱玲、近期邵氏影后李菁,尸臭才知,俗称不幸;算属亲好的井莉、林燕妮,我挺伤感,思维挺受刺激;约两个月就去一次丧礼,那些年逾八十的(例如费明仪、于粦、方逸华、雷震就不在唏嘘之列了)。大家都在说:「象徵一个时代的终结。」到底终结到几时呀?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踌躇——虽云「幸福/健康/胜利皆由双手创」,但是阎王要你三更死⋯…当大陆的大老虎遇到阎王(岐山),一切已无力回天。天有命、人有性,今古如一,性命互补双修,抑或互悖相违?为了贪婪淫慾,养数十逾百情妇(又没有处理好),始终出纰漏成祸水,其间赫然泰半还是演艺的、主播的「才女」呢。我就最无奈被这样称呼,因为必定要面对想穿越你面孔和身体的强力目光,此笑容一贯欠奉︰「行了,香港特多。」我一般如此回应。话说:实不少在书展出「性感写真书」的咸称才女,有位被包养人笃背脊月吃近百万燕窝的还称为blue blood……花样繁多,促使我大半生研究「女人经、才女经」……


挺受刺激是由六月十二晚被邀到香港电台「讲东讲西」爆发的(岑逸飞主持、跟岑练英及伍淑贤四人在个半小时讲三位已逝世文化人林燕妮、刘以鬯、霍韬晦);其实,我六月一日已看到广州文友贴来称燕妮为表姐的人的伤逝微信,本地当《明周》六月三日报导,才在六四遍传……极低调的处理安排,倍令我思想作为女性因为个人或其他种种的「曲折」,万言难尽,谁作谁受?谁责谁负?古今实没太多不同。在一九八八年,我于港台主持各名人来讲自己喜好的古诗词人时,林燕妮选的是纳兰性德,所以我也满口,而她恋恋的女儿痴与情、扭麻花想法/手法,俱得纳兰。


但,冰肌玉骨天赋与,兼付凄凉。


今古有许多实例可援:「才女」无论真假,泰半都没有人间的好下场,虽然我们其实难以证明怎样才是表里如一的富贵福泰。亦舒以前的名言「有思想的人谁不想自杀?」而美国法裔名食家作家波登正好自杀,一般人恨都恨唔到他的成就。话说「讲东讲西」讲儒家与现代政治不觉撑得远了,剩几分钟,我抢着用纳兰性德词句作结语:「冰肌玉骨天赋与,兼付凄凉。」看来就是日月必然的正反面。男女从来不曾真正平等,女性好像副产品地,由亚当的一支肋骨所造,她生来便下身有个会空虚的孔洞,上身却多了两团摇摆吸睛的肉团,而偏偏男性生来下体有根未必可控制的吊儿郎当,这根大半生会是男性思想与行为的指挥棒,生来便要搵窿捐,能像高尔夫球棍就更不枉此生。雄性天赋攻略的大脑,便以威权财富打它N个洞。仲要话/令金丝雀/贤妻为「红颜祸水」或薄命。这就成为一切小说、戏剧、艺术日升月恆的主菜,多如恆河沙数的作品。


因为有甚幺三纲五常,人还要些面子顾身份,不能如动物般随意——性器官的软战争,演个不停的普遍状况下,还是苦了女人,她不能似母动物般随意行性。由北斋的画浮世绘、大岛渚的电影《感官世界》、《仪式》;八十年代,方令正拍了《唐朝豪放女》、《郁达夫传奇》,其后他和夫人罗卓瑶拍《潘金莲之前世今生》,颇具探讨女性自身意向,后片的各个时代包括文革的潘金莲,正配合了我男女不能平等今古如一的看法。


才女?因为「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才成就了李清照等凄凉本色;男女自由平等的先锋、错信「难得有情郎」的鱼玄机反而害了自己;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杨贵妃却在六军不发之际,被皇帝弃为代罪羊。只有,当男权罕有地不举,才会有武则天、慈禧,怎可能永远保有天地人和的契机?终究,福因才折,女子无才便是德,天生丽质或才俱都可弃性高,天机算尽又咋了?搏唔过,所以,我一生都明白男女不能平等且很识Do、又各方卖力,亦无法改变这成见/事实/命运。个人的case估计是:任凭你做足牛马,人们既标籤,就全不相信你还有其他。才女?只是一些有时幻想/浪漫的调剂品而已,但,男性的专有特许,却多半相反,才子,更加常常无往而不利(其实这还不是女性所间接栽培的)。此所以有代代相传相害的恶家姑、妻妾、姊妹、闺蜜等,文革可以因自活而笃爆配偶、血亲,那幺,无才的女同性,互妒相讦也有理寻常,你死吧,我活。节目尾,我也引用了饶宗颐书法上的句子:「人品谁如花澹蕩,文心恰似藕玲珑」,这该是成见中儒雅文人的风範吧?但如若你为女文人,则,前句人家觉得你风流任性,后句,人家觉得你过份聪明,初时觉得有了你威水,蜜月期后,想落愈觉恐慌,你就惟有自求多福咯。就係咁。人人怕失。


好奇害死猫,恐慌害死人。人称报应或后果,其实都因贪慾宠纵,而去行古惑、施诡诈或意气忘形,不安,期间有疏忽纰漏,小陋习积成变态,小裂缝日久成为大缺口⋯…活该有些求/保孔心切的憨男,培养了港女/公主症。又且看,我城的有心人/女性,活在通胀、cheap taste、楚歌戾鸟争鸣之中,人格、角色、身心,需多重分拆……那管泰山或鸿毛,累到生不如死!是故,逄女鬼必厉。去掉才字空相,来生不做中华女人!


缅怀林燕妮小辑:

梁璇筠:〈高潮以后——那些林燕妮教会我的事〉

蔡炎培:〈故梦重逢〉

方太初:〈你还有没有二十年?〉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