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10至15%具攻击性‧精神病患一般不可怕

生科国内 406浏览 43评论 来源:www68sunbetcom
仅10至15%具攻击性‧精神病患一般不可怕我们环顾发生在周遭的事件:抢劫、伤人、酒后闹事、夫妻纠纷……无日无之。这种事却常在正常人之中发生,若要数精神病患者犯的案,显然并不多见。也是马六甲精神健康协会会长的拉嘉戈巴叹说:“所以,精神病患没甚幺好可怕的,他们其实是无力的一群,无法形成杀伤力。”他告诉《》记者,一般精神患者其实不具攻击性,他们病发的原因包含太多因素,病症也因人而异,有者情绪低落,有者自卑,有者紧张,有者无法与人沟通,各种各样的表现皆有,但他们不会伤害别人,只有10至15%的患者具有攻击性,这群患者属病情严重病患。“但很不幸的,在大马,精神病患常被贴上‘危险´标签,除了遭人投以异样眼光,甚至连保险公司也不愿接受投保。”他强调,精神病患不是疯子,在一些国家,精神病患者与其他重病患者一样,有着同等的待遇和权益。服药生副作用遭解雇他坦言,一些有工作的精神病患,他们可能在服药后产生副作用,如打瞌睡,僱主担心患者的工作安全,因此不再续聘他们。但除了社会难接受的外在因素,患者家庭的内在因素,也让患者面对不平等待遇。拉嘉哥巴说:“在一些案件上,患者拒绝接受治疗,家人也没有採取积极行动,任由自生自灭,旁人要协助也帮不上忙,因为我们是无权强迫他人接受治疗的。”社会工作者诺曼也说,照顾精神病患者需承受更大的负担,包括精力和经济压力,因此他们不一定获得家人的支持。“有别于其他疾病,家人对精神病患者的照顾,是一生的。如果一名生理重病患者向社会求助,是比较容易获得协助的,但一名精神病患,他要如何向社会人士求助?在他求助前,社会已对他们存有偏见。”在福利局工作的诺曼说起了一次经历,一名精神病患者到福利局求助,对方并没有到服务台台来,而是直接去见局长。“结果,局长要他先到服务台来寻求协助。我打量了他,穿着很整齐,一点都不像精神有问题的人,他要求给予津贴,我告诉他不可以,因为他已经获得了津贴。”不欺骗患者诚心解决问题结果,这名患者很生气,当场叫嚣起来,扛起椅子就要挥过去,诺曼马上劝导他,安抚他的情绪,再好好的向他解释。“当患者发飈,最重要的是让他感受到你要协助他的诚意,不要欺骗他。让他知道,你是真的有心替他解决问题,再让他明白问题所在。”诺曼补充说,按政府制定的条例,目前福利局只能给予有经济困难的精神病患津贴,而不能把他们列为“缺能力者”(OKU“Orang Kurang Upaya”)的组别。家连家计划患者家人同培训在照顾精神病患上,家人通常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为了照顾患者,家人一般上都会忽略了本身的健康。因此,“家连家”计划是以精神病患的家属作为培训对象,透过8期的免费课程,由专科医生及已接受培训的患者家属,与大家一起分享相关知识,让参与者有机会吸取更有系统性的精神加护知识,同时更了解药物及危机处理等技能。这些家属的亲人有的是患上精神分裂症,有些则是抑郁症、躁狂抑郁症等。除了知识与心得分享,凝聚家庭的力量,该课程的重点也包括为患者及家属争取合理的权利及对待。马六甲精神健康协会计划开办“家连家”中文班课程,有意参加者,可联络颜金水(016-6488200)或中央医院精神科病楼护士S/N Tan或S/N Aishah(06-2707612)。病患主动融入社会‧摒除偏见宽容接纳诺曼也是精神健康协会的理事,他说,曾有不少精神病患积极主动地想要融入这个社会,他们寻求社会给予机会,以期改善窘境,可惜的是,这个社会普遍存在的偏见,令他们最终只得把自己封锁起来。“如果你告诉别人,家人患上了重病,别人会寄以同情,但如果你告诉别人,家里有人患精神病,通常得到的就是异样的眼光。”同样的,常到精神科病楼服务的诺曼,一旦告诉他人他要去精神病楼时,别人即会瞪着眼,怀疑他是否有病了。摒除这些社会偏见,诺曼认为,最重要的,是家人的心态。“有些家庭以为家里有一名精神病患是羞耻的,除了不让他受教育,甚至把他隔离在屋子最角落的房间,或者在屋外另搭小屋让他们独自生活。”除了这种隔离患者的行为,有者则过份顺从患者,纵容他不吃药,导致最后病情加剧。“其实,我们不应该这样对待精神病患,尤其是病患的家属,他们的帮助及支持对病是很重要的。”他说,作为一个病人,他们本身应具备改变自己的决心,肯定自我价值、不自卑、不自闭,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参与社会活动,除了自助,最后也能变成协助其他人。“如果一个人很想获得帮助,那援助最后将会来到的。”压力引致精神病患者却被边缘化参与马六甲精神健康协会“家连家”课程的罗贵珠(保险从业员)说,精神病的产生,很多是由压力引起的,而最痛苦的,是患者被社会贴上负面标签及被边缘化。也是“博爱之友”一员的罗贵珠说,上了这堂课之后,让她更懂得如何与精神病患沟通。因此,她勉励患者家人或社会人士,参与这项“家连家”课程,重新认识精神病患,了解他们的需要。与罗贵珠一同前来参与课程的钱萍玉也说,精神病患除了压力引起,部份是遗传性的。这些患者因为脑部缺乏某种物质,所以才会引起精神病,但这是有药物可以改善的。身为辅导员的钱萍玉说,大多数精神病患者都是缺少朋友的一群,周围没有倾诉对象,因此我们更应放下有色眼光,不要排斥他们。70岁的任伟鸿也是“家连家”课程的毕业者。他告诉记者,他曾经是80年代代表民政党竞选姑务区州议席的候选人。他认为,社会需要教育,让大家对精神病患有新的认识,而这方面的教育,可从学校做起。“身为家长,记得关注孩子的感受,如果孩子表现得不活跃,那就应该多留意了。”他认为,各政党除了为一般群体服务,也应该协助向社会宣导一起来关心精神病患者,解除人民普遍对精神病患的种种误解。【精神健康协会简介】1998年5月,马六甲一群热心的社会人士有感于州内缺乏适当的精神康复与疗养中心,于成立了马六甲精神健康协会。目前,马六甲精神健康协会(Persatuan Kesihatan Mental Melaka)没有会所,联络处暂设在马六甲中央医院精神专科病楼,协会的会长是玛尼巴医药学院精神专科教授拿督拉嘉戈巴医生。协会成立的宗旨是要促进社会对精神病的认识,同时传达病患对各种福利及设备的需求。马六甲精神健康协会也希望协助政府提昇对精神科的预防和管理水平,同时协助争取精神病患者的权益。/副刊‧文:陈淑婷‧2009.06.08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